1. 首页
  2. 金融

我们正在上海创业:救公司,救家人,救猫狗

我们正在上海创业:救公司,救家人,救猫狗

记者 | 韩希言 张旋 洛重阳

“我们在上海创业。”眼下,这应该是国内最特殊的一群人。

他们变成了一个矛盾体:毫不犹豫加入物资抢购战,保障家人;甚至冲到了抗疫前线,做起了社区志愿者;每次志愿工作后,都会把照片发送到公司群里,鼓舞大家的士气;看到社区里物资不足的邻居,他们把所剩不多的产品样品拿出来,贡献给社区邻居。

剩余时间,看着疫情发展,他们从郁闷到不确定,从微慌到不断徘徊,从正常工作到不正常工作,与人事部想办法保障员工物资充足,抢救公司。

一位创业者告诉铅笔道,从2020年到2022年,他的公司经历了两次大不幸:2020年,公司武汉仓库货物全部过期报废;2022年,公司(上海)和生产基地(吉林)更是同时处于疫情严重区域,生产、物流同时受阻。

另一位创业者告诉铅笔道,他的业务影响不大,甚至拿下了100多家新客户,但他希望用一技之长帮助更多人。他上线了“疫情防控系统模版”,针对企业、学校、社区、医疗机构等组织,解决网格化管理等需求,向所有组织免费使用。

还有一位宠物用品公司创始人,正天天为发货问题犯愁。原本八九百的跨省运费涨到了1万块;已经运出仓库的货,到了高速路口又被拦了下来,不得已又运回了工厂。但他们也没有忘了“毛孩子”们,疫情中联合70多家同类企业,一起出力、出钱、出物资,尽力帮助上海这些养宠物的家庭。

……

疫情下的创业者最闪亮,下面是他们的故事。

是创业者,也是志愿者

戴上袖标,做好防护,每天下午,肖波都会准时出现在社区的工作岗位上。在这里,他不再是“创业者肖总”,而是“上海志愿者老肖”。

在上海工作多年的肖波,曾就职于劳斯莱斯和通用电气。2016年,他创立了婴童食品品牌“米小芽”,做宝宝米等米面主食,同时也做宝宝调味品、宝宝零食等,还获得过梅花创投等多家机构的投资。

冲到前线,也是肖波鼓舞公司士气的方式。每次做完志愿工作,他都会把照片发送到公司群里。虽说兼顾公司经营与志愿者工作很耗费精力,但在这个特殊时期,肖波更希望自己能够做点事情,也因此第一时间就响应上海政府“党员要起到带头作用”的号召。

我们正在上海创业:救公司,救家人,救猫狗

△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了解居家办公的员工的身体与心理状态,成为肖波每天都会做的事情。只要得知哪位同事家里缺少物资,他都会千方百计找附近的朋友帮忙解决。公司还有一位检测阳性的员工,他会经常和对方视频沟通,为他加油打气。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肖波完全没料到会发展得严重。作为一个讲究“断舍离”“不浪费,不多余储存”的人,肖波很庆幸在小区封闭之前,自己做了两件“看似随意”的事情。第一件,在办公室封闭前,他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出于防止过期的目的,他把所有样品带回了家;第二件,在上海疫情爆发之前,一个在福建创业的朋友给他寄了一箱速食小吃,他一并带回了家。

“如果没有这两件事,我这个平时不囤货的人也有可能要饿肚子,更不可能有余粮援助小区里的其他人。”赠送他人多份面条、油以及肉类等物资之后,肖波开玩笑说感觉自己像是“浦东首富”一样。

实际上,身为上海本地创业者,除了要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摆在肖波与公司面前的发展问题也非常严峻。

转到线上办公后,一方面大家的工作效率大减;另一方面无法出差,就不能拓展客户。对于米小芽这种消费品企业而言,“不能做生意,就真的要了命。”肖波介绍,目前米小芽的线上线下业务比重分别占据4成与6成。大多数员工不能外出的话,线下业务基本就处于停滞状态。与此同时线上业务也受到影响,北京、天津、上海的仓库全都无法进入。

回忆起这两年公司经历的困难,肖波都很难相信自己和员工是怎么挺过来的。2020年疫情刚爆发的时候,米小芽遭遇了两个“不幸”。彼时,米小芽的仓库在武汉,从12月底到4月8号货物根本发不出来,很多货物因此过了保质期。好不容易等到武汉疫情开始消退,米小芽的生产地吉林舒兰也因疫情受到影响。

这波疫情,米小芽同样也面临两点“不幸”。公司在上海,产地依旧在吉林舒兰。如今的吉林也是疫情重灾区,工厂配合防疫需要停工,并且米小芽的货物发不出来。

“再发一段时间,郑州的仓库就会断货了。”摆在米小芽面前的问题不是卖不出去,而是没有货卖。肖波透露,两次疫情都给公司造成百万级的损失,此外还有品牌、客户关系等隐形损失。网店断货,也使得网店权重下降。

因为要配合防疫政策,物流也成了一大难题。前段时间,肖波想捐赠一批宝宝食品物资给急需物资的上海社区,但也迟迟难以实施。庆幸的是,由于大米是民生物资,米小芽近期从产地争取到了一次集中发货的机会。但当然物流成本也大幅提高,“估计最少涨了50%。”

这次的上海疫情,肖波总结了三条经验。第一,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自己得有一个缓冲余地,找积极有正能量的事做以调节心理;第二,是现金流问题,如果不是米小芽的现金流比较健康的话,很有可能撑不过去这次危机;第三,在改善现金流的过程中,要具备底线思维,对待不赚钱的业务,要狠下心来断尾求生,公司活着最重要。

疫情中拿下100多客户

3月下旬开始,看到公司被封控在小区的员工越来越多,作为公司创始人&CEO的薄智元感到不对劲儿,应该提前做准备了。

他开始让公司负责人事行政的同事统一安排去购买物资,组织分配物资,帮助已经被隔离在小区的员工解决物资问题。“我们的团队大部分都是90后,基本上平时都很少做饭,有的家里甚至连锅碗瓢盆都没有,所以必要的物资供应尤其重要。”

薄智元是“轻流”的创始人,轻流是一个无代码系统搭建平台,公司成立于2015年。近两年,随着低代码/无代码市场的兴起,公司发展速度很快,先后获得了腾讯投资、源码资本、启明创投等知名机构的多轮融资。

上海疫情爆发以来,薄智元和团队都在思考,作为互联网人能够为疫情做点什么。

因此,轻流率先发起了一个数字抗疫互助公益行动。在半天之内,公司组建了一支20人的线上志愿者团队,点对点帮助近50名求助者解决在疫情期间遇到问题,包括隔离人员的信息收集、居家办公远程协作问题。

同时,轻流团队火速在轻商城上线了全套“疫情防控系统模板”,针对企业、学校、社区、政府、医疗机构等组织,以及网格化管理、隔离点管理等核心需求,供所有组织免费使用。

我们正在上海创业:救公司,救家人,救猫狗

除此之外,就是给社区团购的管理工作提供更加便捷的线上系统。上海居民目前居家隔离,物资只能靠社区团购,对于很多团长来说,核对、统计数据是一个复杂还容易出出错的大问题,可这正好是轻流团队这些互联网人擅长的事情。

“这种时候能为社会做一些什么,对于轻流来说也是很有价值的事情。”薄智元说道。

除了为社会尽自己的一份力,疫情期间,薄智元和团队所有人还在竭尽全力地推动公司的业务正常进行。庆幸的是,轻流作为一个云端的软件产品,相关的业务内容例如产品的研发、客户咨询、客户跟进等等,大部分在线上都可以正常进行。因此,上海疫情这一个月,轻流依旧顶住疫情的影响拿下了超过100家企业客户。

“当然小坎坷还是有很多,因为线下面对面沟通一定是比线上隔着屏幕沟通效果更好,对公司的管理难度也增大了;另外疫情原因,很多快递业务也受到了影响,因此公司的一些合同的寄送、盖章等也遇到了一些阻碍;好在前期准备充分,各项事务都在平稳运行中。”

在疫情期间,为了避免长期居家隔离员工出现负面情绪,即便是不能出门,轻流团队也把平常的线下员工生日会搬到了线上,及时与员工进行视频沟通和交流。除此之外,轻流还请了专业的健身教练时常组织线上居家运动,制定了专业的健身教程,既帮助员工锻炼了身体,也排解了一些不良情绪。

“其实在疫情期间,在关注团队成员整体工作生活状态的同时,要特别花时间关注新员工的工作状态。大家都知道3、4月份是招聘季,对于快速发展的轻流来说,即便疫情,我们也有很多新同事“云入职”。但是新员工没有经过与团队老成员之间的磨合,如果他们没能很好的适应和融入,那么跟他们合作同事的状态也会受到影响。因此,公司需要帮他们更好地去融入现在这个团队,找到最佳的状态。”薄智元总结到。

“创业迟早会遇到一些极端挑战”

“今天上午仓库那边说好不容易找到一辆货车,但是协调了一上午,发现这一车货的运费报价是1万块,而原来从芜湖到上海的运费大概在500-800元一车。”最近一段时间,徐寅每天早上最主要的工作,便是跟负责物流仓储的同事开会。

徐寅是宠物生活品牌“毛星球FurFur Land”的创始人,公司位于上海,这几年以宠物鲜粮切入市场,目前已形成宠物湿粮、纯肉冻干和趣味零食三大品类,产品覆盖了全国8500多家宠物门店。去年6月和年底,公司曾相继获得获得两轮数千万元人民币融资。

疫情封控之下,货物进出库是最大的挑战,有货但运不进上海,让徐寅十分焦虑。“我也问了其他合作企业,很多朋友说现在1万块钱能进来都已经算很好的了。”

虽然毛星球的公司总部在上海,但是工厂大部分都在山东,目前生产端都还在正常地生产,关键难点在于生产完怎么运输出去。“比如我们有一套猫咪的小罐头,发货发到半路被退回去了,因为很多地区的高速都封了。”

由于公司体量不大,之前毛星球仅在芜湖地区有云仓库,但随着芜湖出现阳性病例,进出城道路全部被封闭,导致毛星球有几天完全无法发货。于是3月下旬,公司在疫情相对平稳的长沙快速新建了一个云仓库。

“之前为了成本和管理效率,选择只在一个城市建仓库,疫情下才发现抵御风险的能力实在太弱了,所以说鸡蛋还是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徐寅感慨道。

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原本徐寅和团队期待3月份开始大干一场,拉升一下整体增速,但没想到3月就遇到了疫情。今年3月,可能是毛星球过去两年内电商退款率最高的一个月,主要原因就在于下单之后无法发货,消费者就自然而然申请退款了。另外,线下渠道的业务开展和招商也受到了一定冲击。

受到影响的还有员工的工作方式。徐寅回忆,从3月12日开始,公司就陆续有同事因为小区有阳性开始居家隔离。

“与其让大家在办公室人心惶惶,心不在焉地一直看新闻,还不如索性就在家里工作,可能效率反而还会高一些。”于是从3月14日开始,毛星球团队就决定全员居家办公了。

虽然居家办公对工作效率会有一定影响,但好在团队人员比较精简,互相之间熟识程度和信赖感也比较高,整体运营层面上受到的影响倒没有那么大。徐寅表示,现在每个礼拜还会让HR私信问一下员工们是否缺物资、有没有健康风险、需不需要帮助。“对于小公司来说,越困难的时候,大家心越要齐,所以我们也是让同事不断地关心大家,先确保大家的生活能够正常。”

作为宠物消费品公司,毛星球也在用自己的力量为疫情下的“毛孩子”们提供帮助。4月7日,上海市24位人大代表联名提交了一份关于疫情期间设置宠物健康驿站的建议,以解决居民异地集中健康监测时家中宠物的安置问题。得到消息后,徐寅组织运营团队发布公众号推文将这个消息扩散出去。

除此之外,团队每天也在联系各个社区的志愿者,询问一些困难家庭是否需要猫砂、猫粮等物资,还帮助有阳性病例的家庭安排宠物的转运隔离。“不过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自己能尽到的力量还是比较有限,只能说先先集合大家的需求,然后召集了70多家相关企业,大家共同出力、出钱、出物资,在条件允许时尽力帮助这些养宠物的家庭吧。”

创业迟早会遇到一些极端挑战,疫情可能就是极端挑战的一种。能扛过这个阶段的团队或公司,以后再遇到任何问题,应该都不会比现在更差了。”徐寅认为。

 

原创文章,作者:张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engqueling.com/%e6%88%91%e4%bb%ac%e6%ad%a3%e5%9c%a8%e4%b8%8a%e6%b5%b7%e5%88%9b%e4%b8%9a%ef%bc%9a%e6%95%91%e5%85%ac%e5%8f%b8%ef%bc%8c%e6%95%91%e5%ae%b6%e4%ba%ba%ef%bc%8c%e6%95%91%e7%8c%ab%e7%8b%97/

联系我们

1560239506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den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