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课程资讯

拳头游戏“小动作”背后:欧美游戏的“中国通”正在靠拢5G风口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东西文娱”(ID:EW-Entertainment),36氪经授权发布。

撰文:EW 媒体| 姜中介(游戏|电竞|泛TMT)

审阅:颜蔚

此前外媒曾报道,”Cloud-first”游戏工作室Mainframe Industries由Andreessen Horowitz领投810万美元,其中拳头游戏、Maki.vc、Play Ventures、Sisu Game Ventures和Crowberry Capital则在本轮跟投。

参与Mainframe Industries这一轮的投资方,多为专注TMT以及游戏产业的投资基金,仅有拳头游戏是游戏公司。

Mainframe Industries在云游戏领域,本身就是一家很有故事的公司,而拳头游戏与腾讯的关系,则让这次的跟投变得更加有故事。

通过观察Mainframe Industries、拳头游戏以及腾讯这三者的立场关系,可以看得到,拳头游戏的这一次跟投反映出的,是欧美云游戏研发团队的主动靠拢中国5G市场的意识,同时也间接说明了,腾讯追求内部研发、外部合作以及海外业务的战略思想正在逐步落地。

拳头游戏“小动作”背后:欧美游戏的“中国通”正在靠拢5G风口

过往相关

34万亿的云游戏:底层注定阵营分化,“新基建”助推定义标准|云游戏系列

追逐风口的男人

Mainframe Industries是来自北欧的游戏工作室,由包括CCP Games (《星战前夜》的开发商)、Remedy (《心灵杀手》、《控制》的开发商)和Next Games (《行尸走肉:我们的世界》的开发商)在内的相关工作室的开发人员联合创建,核心业务是开发相关的云游戏。 

Mainframe Industries的CEO与CTO分别为Thor Gunnarsson和Kjartan Pierre Emilsson,两人在2014年便一同创办了Solfar Studios,并在2016年获得了210万欧元的天使轮投资,其中盛大曾作为领投角色出现。

从2014年,facebook收购Oculus后,开始涌现出无数VR创业公司。2016年,VR产品随着Oculus、HTC、索尼等一线大厂的经营正式进入爆发成长期。

彼时,Thor Gunnarsson和Kjartan Pierre Emilsson试图进入到了VR领域拓展空间,Kjartan Pierre Emilsson更是为此放弃了CCP Games首席游戏设计师的职位,此前,《星战前夜》等明星产品均出自他手。

对于Kjartan Pierre Emilsson来说,创办Solfar Studios这段经历并没有像CCP时期那般高光,尽管开发出了《Everest VR》这样的作品,但未能超越《星战前夜》的高度。

伴随着整个VR行业在进入到2017年后的急转直下,断崖式下跌的境况让他和Thor Gunnarsson的这次的创业以失败而告终。

重整旗鼓后,Thor Gunnarsson和Kjartan Pierre Emilsson开启了二次创业,并将目标锁定在云游戏。

2019年4月,两人创办Mainframe Industries。

不同于上一次创业的主导者为Kjartan Pierre Emilsson,二次创业的主导者为Thor Gunnarsson,相比于Kjartan Pierre Emilsson身上的明显极客精神,Thor Gunnarsson更加侧重市场与商业运作。在Solfar Studios的体系中,Thor Gunnarsson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主管商务事宜。

如果说上一次创业是出于Kjartan Pierre Emilsson在技术革新上的本能反应,这一次将目标锁定在云游戏上,更多是Thor Gunnarsson对于目前整个游戏市场变革的思考。

一方面,在进入到2019年之后,谷歌、微软、索尼这些科技巨头都加码了云游戏,相比此前的VR概念,这一次的云游戏概念所辐射的面积将更大。抛开游戏现阶段的存量用户,随着5G概念的深化,单云游戏本身的增量势头已经逐步显现。

另一方面,Thor Gunnarsson看来,云游戏的价值链将由云计算提供商、电信运营商、大型商用芯片制造商、云游戏研发商(开发团队)、云游戏平台这几部分组成,均需要重资产或顶尖技术才能参与其中,不会出现当时VR的那种中小团队遍地,最终拉垮整个行业的窘境。

而且,游戏研发上,Thor Gunnarsson对于Kjartan Pierre Emilsson是信心满满,此前在CCP Games的赫赫功绩是在业内有目共睹,如果将赛道放置到云游戏上,将最大化地发挥Mainframe Industries的研发实力。

可以看到,Thor Gunnarsson和Kjartan Pierre Emilsson的创业轨迹有明显的“追逐风口”的特征,在2014年VR刚刚兴起的时候,两人创办了Solfar Studios,并在VR泡沫最为膨胀的时候拿到了天使轮的融资,随后因行业不景气退出。

在二次创业中,同样是云游戏刚刚兴起创办公司,然后在随着中国5G“新基建”提速的时候,拿到了被中资全资控股公司的投资。

游戏圈的资深“中国通”

摆在Thor Gunnarsson和Kjartan Pierre Emilsson面前有两种开发模式:一种是基于X86结构的类主机游戏模式;另一种是基于ARM结构的类手机游戏模式。前者在欧美日市场为主流,后者则主宰了中国市场。

作为“中国通”的Kjartan Pierre Emilsson选择了以后者为主、前者为辅的路径,在CCP Games的时候,Kjartan Pierre Emilsson不仅是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在2006年到2010年前后这段时间还担任亚洲区总经理,当时的办公地点就是在上海。

当时CCP上海团队的主要任务有三个:1.为《星战前夜》的端游提供中国市场的运营支持;2.为CCP运营的英文游戏服务器提供部分客服;3.独立研发一款面向全球的游戏产品。

在中国的那五年时间内,Kjartan Pierre Emilsson恰好见证了中国游戏从代理海外游戏到自研开发的巨变,也结识了目前在腾讯集团担任高级副总裁的马晓轶。当时的马晓轶是光通网游事业部总经理,所代理的项目正是他主打的《星战前夜》。

马晓轶将《星战前夜》带到了中国之后,便离开了供职的光通公司,在2007年加盟腾讯,职位是腾讯游戏副总裁,负责网游市场的开拓及运营。进入腾讯没多久,马晓轶与任宇昕联手对腾讯游戏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其中很关键的一仗是确定边打边练的战略,即代理与自研并驾齐驱。

随后便是外界有目共睹地见证了腾讯在游戏上一路开挂般地表现,并在2008年投资了这次跟投Mainframe Industries的拳头游戏,拿到了《英雄联盟》的中国大陆代理权,这次投资也曾被马化腾誉为“历史最佳”。

14年前,马晓轶还是Kjartan Pierre Emilsson的代理商,现在间接成为了Kjartan Pierre Emilsson的跟投者之一,两人之间的位置变化彰显的是中国游戏市场的爆发式增长。

虽然Kjartan Pierre Emilsson是世界顶级游戏制作人,但鉴于那些单飞的顶级游戏制作大神离开原有平台后接连出现不同程度地“滑铁卢”,Mainframe Industries还是要谨慎选择云游戏的细分赛道。最为典型的就是小岛秀夫,离开KONAMI的他所推出的《死亡搁浅》由于过于个人主义表达,最终使得口碑两极分化,并未取得预想中的商业回报。

所以在颇具商业嗅觉的Thor Gunnarsson搭档之下,Kjartan Pierre Emilsson并没有一味排斥以氪金手游为主体商业模式的中国游戏市场,转而主动拥抱中国游戏市场反而还能发挥他此前在中国的人脉关系等。

摆在两人面前更为现实的情况是,中国的5G建设速度要快于欧美。云游戏的最终落地普及离不开5G网络这种基建支持,如果选择了X86为主体的模式,将意味着较长的市场回报周期以及更多的不确定性因素,选择了ARM的开发模式,那么只要解决版号问题,就可以直接将产品平滑对接中国市场。

也由此,可以看到,Mainframe Industries主要来自CCP Games、Remedy、Next Games的成员均有不同程度的网游和手游开发背景,其风格并不是偏向目前欧美云游戏领域的以主机游戏为核心的开发思路,鉴于同为北欧团队背景的SUPERCELL取得的成绩,Mainframe Industries侧重网游的风格倒是更加符合中国市场的口味。

拳头游戏的串联作用

跟投的主体不是腾讯,而是拳头游戏,拳头游戏的这次出手付出的账面数目估计不高,根据Mainframe Industries公布的信息来看,Andreessen Horowitz作为领投投资额为810万美元。

但拳头游戏的串联价值则值得深究。

尽管拳头游戏已经被腾讯全资控股,但在腾讯体系内保持着高度自治。

不过经双方十余年的接触与磨合,拳头游戏已经对中国市场有了足够的了解,随着腾讯游戏在海外业务的增长,拳头游戏也认识到背靠中国市场能带来哪些业务增量。

在腾讯2019年Q4财报中可以看到指向明确的表述。内部研发、外部合作以及海外业务列为驱动游戏业务发展的“三驾马车”,作为中国游戏市场的领头羊,腾讯正在谋求更大的国内外市场联动。

处于这个交叉点的拳头游戏,是少数吃透中国市场的欧美游戏公司,深知两个不同市场运作机制的拳头游戏,不会错过这样的发展契机。

就在34万亿元巨额投入的“新基建”按下加速键的关键时刻,拳头游戏果断出手跟投Mainframe Industries。

Thor Gunnarsson和Kjartan Pierre Emilsson很清楚自身的处境:云游戏作为一个新兴的游戏赛道,全球范围内尚无原生性的云游戏作品,现阶段均以将现成游戏进行移植的方式,这就要求专注原生云游戏开发的自身要么就客户不断,比如像暴雪、微软这类游戏巨头在门口挥舞着支票邀请加盟,要么就只能游说一些专业基金,一定程度上,短期内是很难得到游戏公司青睐的。

当下,Thor Gunnarsson和Kjartan Pierre Emilsson遭遇到了第二种情况,投资名单当中仅有拳头游戏一家专业游戏公司。

不过鉴于拳头游戏拥有腾讯全资控股的情况,加上业务条线积极靠拢中国市场,还是会让Thor Gunnarsson在未来的商业游说中省去很多与中国公司沟通的成本。

对于拳头游戏而言,Mainframe Industries的原生云游戏业务可以拓宽自身在云游戏赛道上的布局,从而进一步充实研发实力。

在拳头游戏各条业务线积极靠拢中国市场和腾讯体系的时刻,Mainframe Industries可以作为欧美游戏开发团队对于中国云游戏市场的输出案例,毕竟云游戏现阶段的很大的卖点是摆脱了硬件终端束缚,同时以视觉表达高出目前手游的最高水平来吸引用户。

在这一方面,Kjartan Pierre Emilsson这类操盘过3A大作的人是绝对保障,这也是绝大多数国内游戏研发团队无法企及的高度。

结语

谷歌、微软、英伟达这类科技公司多从搭建云游戏平台的角度出发,而暴雪、育碧、EA这类擅长研发的游戏公司多以移植游戏上云端为主,尚无具体开发原生云游戏的计划出炉。

相比之下,国内云游戏已经有开发原生云游戏的计划,拳头游戏通过多年与腾讯的业务磨合充分了解中国游戏市场,深知云游戏会在5G的助推之下迅速落地,就在其他游戏公司对云游戏还处于犹豫之时,拳头游戏抢在一众欧美同行之前果断出手了。

从出手形态来看,拳头游戏此番举动带有典型的“腾讯式”风格:对于不熟悉,但对自己核心业务相关的赛道,先采取投资的方式作为一个小股东进入其中来进行学习,如被投团队业务发展顺利,再考虑进一步扩大投资,甚至是自己直接杀入赛道。

原创文章,作者:东西文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engqueling.com/%e6%8b%b3%e5%a4%b4%e6%b8%b8%e6%88%8f%e5%b0%8f%e5%8a%a8%e4%bd%9c%e8%83%8c%e5%90%8e%ef%bc%9a%e6%ac%a7%e7%be%8e%e6%b8%b8%e6%88%8f%e7%9a%84%e4%b8%ad%e5%9b%bd%e9%80%9a/

联系我们

1560239506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den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