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课程资讯

疫情下最难行业,非外贸莫属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土卫六,题图来自IC photo

2020年的春天,是外贸行业的冬天。

2月份,国内疫情蔓延,举国按下暂停键的时候,外贸人拼命向客户证明:“我们还有员工在岗,不影响生意。”

到了3月,国内开始全面复工,国外疫情形势却急转直下。刚到公司报到准备大展拳脚的外贸人懵了:“你们怎么样了?单还下吗?下单送口罩哦!”

但航路受阻,运费飙涨,订单接二连三取消……这种乍暖还寒的料峭春风,吹得外贸人喷嚏都来不及打,被迫再次“休假在家”,在倒春寒里守望真正的春天。

据新京报报道,3月30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

今年前两个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同比下降9.6%,其中出口下降15.9%。随着国际疫情的进一步扩散,我国外贸进出口形势可能进一步恶化。

外贸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只要活下来一切都不会白费……

外贸人没有眼泪

“外贸人没有眼泪,因为早已经哭干了。”

这是广州荔湾邱姐告诉我的一句话。不到30岁的她在过去的5年里,从外贸新手一步步混成“老司机”。衣服、鞋帽、玩具配件,什么赚钱她就卖什么。虽然她只是中间商,但她人脉广泛、消息灵通。“行业最低价”的诱惑之下,不少南美客商只要有需求,都会找她拿货。

疫情下最难行业,非外贸莫属

曾经灯火通明的港口,辉煌还会回来。/图虫创意

前年顶峰时期,她一度招了10多名员工帮她干活。虽然也发生过客户资料泄密,客商绕过她直接找供应商的事情,但总体上年入百万都不是问题。要不是还有点新闻理想,我都一度想跳槽投奔她去。

今年年初,她本想再租一层办公室,扩大规模。结果被疫情打了个措手不及,先是停工令再是退单潮……她说疫情期间,她接到的客户电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但都是找她谈退单的。

眼看着辛苦谈下的单子一个个被迫退掉,她承诺给儿子的生日礼物从真人可穿戴钢铁侠模型(万元级),缩水到Hottoys1:6钢铁侠手办(千元级),最后“沦为”Cosbaby迷你钢铁侠人偶(百元级)……

最后她只好忍痛遣散了员工,退掉租了5年的办公室,因为退得一个订单都没有了。但她坚信,这只是以退为进,最迟明年她还能东山再起

外贸人需要信心和乐观,但在现实面前,有时还是难免无力。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在墨西哥经商的温州商人周兆曼在国内疫情爆发时,一度非常乐观:“只要运抵到岸,到时候别家没货,说不定我们就能形成独一无二的市场!”

但随着4月份北美疫情大爆发,墨西哥当地许多工厂主和工人们也都被隔离在家,办公楼悉数关停。

航运中断,汇率下滑,利润严重缩水,企业主们不得不取消来自中国的外贸订单。

疫情下最难行业,非外贸莫属

最惨的是,货到了,客户破产了。/图虫创意

周兆曼今年3月份的营业额只有去年同期的3成。但这已经不错了,有浙商千辛万苦把货运到瑞典,结果客户突然破产,只能想办法再出钱把货运回国,不然亏得更多。

其实外贸人的难,从去年就已经开始了。

东莞的李塑料就是如此。之所以叫他李塑料,是因为5年前,我被介绍到他的塑料厂面试时,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毕业生,而他许下的承诺,我终生难忘。

别看四周荒无人烟,等个公交车都要一小时;也甭管这个三层小楼的厂房卫生是如何差,“我的塑料元件,卖遍全世界。你要来了我们厂做外贸专员,只要努力,月入5万不是问题……”

一个应届生,月入5万!而且那是5年前啊!

我打量了一下他腰间的爱马仕腰带、脖子上的金项链,确认他说的是实话。但这种暴发户的气质跟我这种文艺书生实在不符,我最终拒绝了他的盛情邀请。

疫情下最难行业,非外贸莫属

说不定平行宇宙里的我,已经早就是塑料大王了。/图虫创意

最近,我打电话问了一下他的近况,才知道他的厂子去年在贸易战中就倒下了,没能有机会“赶得上”这次疫情。但是,他话锋一转,“最近转行生产口罩,赚了不少钱!”从电话里听得出他状态不错。

但在东莞,不是每个外贸人都能有李塑料这样好的状态。

3月18日,泛达玩具有限公司因外贸订单取消导致业务量骤减,资金链断裂,突然宣布结业。

3月21日,东莞精度表业有限公司称Fossil取消或暂停原生产订单,导致公司出现重大危机,面临随时关停的风险。

疫情下最难行业,非外贸莫属

断腕,亦是自救。

据新京报报道,东莞已制定员工分流就业工作应急预案,加强失业监测和失业预警,同时建立台账,跟踪走访,分化风险

曾经“东莞塞车,全球缺货”的世界工厂东莞,如今正面临着汹涌的倒灌。

这样的倒灌无疑是残酷的,但对于按下暂停键的外贸行业而言,或许这正是一次思考如何转型升级的机会。

最怕疫情不是底部

如果仅仅是因为居家隔离令造成的短暂性需求下降,或者航班中断、出入境收紧造成的交通阻塞,可能不用等到疫情彻底结束,这一轮外贸倒春寒就会过去。

疫情下最难行业,非外贸莫属

全球疫情形势不容乐观。/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但事实没有这么简单。

据惠誉预测,预计2020年世界经济活动将下降1.9%,尤其美国将下降3.3%。

高盛的预测更为悲观,预计2020年欧元区经济收缩9%,明年将增长7.8%,但增幅显然没有填平之前的损失。

摩根大通甚至提出了“多轮震荡爆发”模型,认为在感染数据峰值达到拐点后,新冠疫情未来可能面临多轮爆发的局面;后几轮的传播威力将逐渐减小,完全解决病毒还需要等待疫苗

如果真的是“多轮震荡爆发”的形势,那么标准普尔预测的U型反弹很可能不会出现,而是出现“L型”的长期衰退之中。通俗点讲,疫情之后,报复性消费可能要在几年后才能逐渐到来

疫情下最难行业,非外贸莫属

按照这个模型,处在疫情谷底反而是最应该小心的时候。/摩根大通

不过这些金融机构的悲观预测,实际上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因为持续性的经济负面趋势说教之后,市场对“跌”会更加习以为常,而对“涨”却会表现出更多的惊喜,这样他们会赚得更多。

因此,实际情况可能并不会这样差,但必要的准备也应该有。

观察疫情发展趋势,截至4月9日,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突破143万例,尤其美国确诊人数已经超过了40万人,并且增长趋势并没有放缓倾向。西班牙死亡人数连降4天之后再度回升,“拐点预期”再次落空。

另一方面,印度、非洲、巴西这样的热带地区,也出现了爆发风险。尤其是巴西,确诊病例已经破万,这让“夏天来临病毒就会退散”的愿望变得不再现实。

新华社引述国际劳工组织7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全球33亿劳动人口中,已有81%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其工作场所被全部或部分关闭。

疫情下最难行业,非外贸莫属

“僧多粥少”的就业市场。/图虫创意

报告预测,疫情将使今年第二季度全球劳动人口总工时缩减6.7%,相当于1.95亿名全职雇员失业

最怕疫情的顶部,还不是经济的底部。

天眼查显示,从2月1日至4月1日两个月间,全国范围内注销/吊销的进出口外贸企业已经达到12396家,其中注册资本高达195亿元的平潭综合实验区高月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也在其中。随着4-5月欧美疫情见顶,倒闭的公司会更多。

尽管美国表示最迟2个月后就要重启美国经济,但张文宏此前曾说,疫情并不取决于控制最早或最好的国家,而取决于控制最差的国家

疫情下最难行业,非外贸莫属

疫情决战,可能会在印度打响。/YouTube

因此不能轻言胜利,只要疫情还在任何一个国家蔓延,就有可能再次席卷全球,威胁全球市场和经济。

现在看来,在全球范围内,这场倒春寒仍会持续,倒闭潮一定程度上也会继续存在。倒闭固然可怕,倒闭后一蹶不振才是压倒外贸人的稻草。

留得青山在

《财经》杂志把受损外贸企业分为两类,一种叫“急冻”,尤其对于快时尚巨头而言,客户在疫情造成的市场变化面前,会迅速做出取消或暂停订单的决策。而这样的决策,会让外贸企业瞬间进入冬天。

疫情下最难行业,非外贸莫属

“急冻”中的码头,空无一人。/图虫创意

另一种叫“屠刀悬颈”,因为这“刀”有可能落下,也可能不会落下。这种情况在慢时尚领域比较常见,由于采购周期比较长,客户对于现有订单、发货时间等,无法给出明确答复。

所以经常出现货已经发出去在海上了,客户突然说不需要了的情况。怎么办?只能被迫折返,运费还得自己掏。

因此,这种“屠刀悬颈”的不确定性,在某种程度上比“急冻”更折磨外贸人

逆境面前,外贸人为了自救使出了浑身解数。

有的外贸人敏锐识别到行业变化的气息,迅速转型。据瞭望智库报道,一名做家具生意起家的外贸人发现,“因为疫情,在欧洲,人们都憋在家里,跟宠物待的时间大大增长,宠物用品需求量也大大增加。”

疫情下最难行业,非外贸莫属

疫情火了宠物周边。/pexels

于是,他果断扩张业务,做起了宠物生意。据调查,宠物用品、母婴用品相关外贸订单,有的甚至已经排到了6月份,十分火爆。

“外贸转内销”也成为相当一部分企业的选择。因为对于国内而言,大部分企业均已经复工复产,内需也在逐步恢复之中。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3月25日,浙江省宁波市人民政府率先出手,与电商平台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推出“宁波优品·云购甬行”系列活动,旨在破解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下企业的外贸转内销难题,预计实现外贸转内销市场订单超200亿元。

但对于鞋服行业而言,外贸转内销却不是那么容易。

尤其是尺码问题,最让人头疼。比如制鞋所需的模具楦头,外销一般都用欧码,而内销却需要中国码。

疫情下最难行业,非外贸莫属

楦头和码数的对应关系。/美中鞋业网

一套楦头成本不低,如果主攻内销市场,势必要换中国码的楦头。而且渠道还得铺下去,这样又将面临和内销商之间的竞争。

另外一大问题是款式问题,例如出口欧美的镂空蕾丝上衣就很难在中国找到买家。

办法总比困难多,更何况,一套政策“组合拳”已经打出。

这套“组合拳”中,最令人瞩目的当属网上广交会。

疫情下最难行业,非外贸莫属

首届网上广交会,正在筹备中。/广交会官网截图

广交会创办于1957年,本应在4月中旬举办,今年首次改为完全在网上举办,时间大约在6月中下旬。去年举办的第126届广交会,出口成交额高达2000亿美元,相当于2019年广东GDP的1.9%。今年的网上广交会成交额又将达到多少,令人期待。

另外推出的措施包括: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再“大规模扩员”46个;以暂免征收缓税利息等手段支持加工贸易等。

李克强总理4月7日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

“我国外贸直接或间接带动就业1.8亿人以上。外贸下行,势必会对就业带来巨大冲击……我们出台这些政策,很重要是为了稳就业。只要稳住就业这个基本盘,我们做一切工作就有底气。”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壮士断腕,只是暂时的。只要坚持下来,机遇就在眼前,而谷底反弹的转机,相信不会太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土卫六

原创文章,作者:新周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engqueling.com/%e7%96%ab%e6%83%85%e4%b8%8b%e6%9c%80%e9%9a%be%e8%a1%8c%e4%b8%9a%ef%bc%8c%e9%9d%9e%e5%a4%96%e8%b4%b8%e8%8e%ab%e5%b1%9e/

联系我们

1560239506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den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