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腾讯和华人文化投资的好莱坞电影公司,为什么会面临破产?

虎嗅注:外媒报道,美国西部时间上周四,Tang Media Partners(TMP) 2017年收购整合的Open Road Films (而后改名为Global Road Films), 提交了Chapter 11破产申请,而TMP,正是腾讯与红杉资本创始人沈南鹏以及前贝尔斯登公司全球副董事长唐伟共同成立的。破产背后,中资在好莱坞的一系列运作,到底存在什么问题?可能就像文中引用美国媒体的评价那样:好莱坞独立制片是一个有风险的行业,“可是TMP却盯着风险大举进入,这背后恐怕是无知的乐观和一味的跟风”。


本文转自公众号“影视产业观察”(ID:Film-TV_Observer),关注中国影视潮流脉动,放眼全球影视产业图景,作者:达伦糕,原文标题:《华人文化和腾讯投资的好莱坞电影公司竟面临破产,为什么?》,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根据美国综艺Variety和Hollywood Reporter同时报道,腾讯与红杉资本创始人沈南鹏以及前贝尔斯登公司全球副董事长唐伟共同成立的Tang Media Partners(TMP)在不知不觉间可能已经开始面对财务上的大麻烦。

从媒体爆出的消息来看,美国西部时间上周四,TMP 2017年收购整合的Open Road Films (而后改名为Global Road Films), 提交了Chapter 11破产申请。

AMC娱乐和Regal Entertainment在2011年创立了Open Road,专门为两家公司的影院制作中等规模预算的影片。该公司2016年发行的电影《聚焦》(Spotlight)取得商业成功并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

TMP最近其实在为Open Road推动一项融资2亿美金的“救命计划”,但是却迟迟无法获得成功。从美国特拉华州的破产法院公布的信息来看,Open Road举债的规模达到了1亿美元到5亿美元之间,其中最大的一部分借债是来自美国银行9100万美元的贷款。

腾讯和华人文化投资的好莱坞电影公司,为什么会面临破产?

从现在来看,这些债务的归还恐怕已经出现极大问题,除了申请破产之外,Open Road很难再找到第二条出路。

两周之前,根据独家内幕消息,美国银行以及位于加州的华美银行已经接管了Open Road的电影业务。同时,大约有超过45名员工已经被解雇,公司现在只剩下了大约40名员工,而且有不少还是与其他公司也有工作合同的合同工(为了节省开支)。

TMP会走到这一步也算是极为出人意料。

2015年7月成立以来,TMP相继控股收购拥有国际发行网络的IM Global、北美发行独立制片公司Open Road,将其整合为拥有全球发行网络、影视制作能力的Global Road Entertainment,并挖来了前狮门影业联席董事长罗伯·弗里德曼(Rob Friedman)担任Global Road的CEO。

腾讯和华人文化投资的好莱坞电影公司,为什么会面临破产?

TMP虽然在中国知名度并不高,可能只有熟悉电影行业的业内人士才有所了解,但是其背后的资方可谓阵容鼎盛——包括腾讯,光大,华人文化产业基金,诺亚财富甚至沈南鹏的红杉资本都是TMP背后的资方。

如此强大的投资方阵容,外加好莱坞高管以及奥斯卡金奖的光环,TMP为何会走到如今旗下重要资产面临破产的局面呢?

 

破产的Open Road究竟败在何处?

Open Road Films (“Open Road”)其实是一家在业内享有盛誉的好莱坞电影发行与制作公司。得到2016年奥斯卡奖最佳影片和最佳原创剧本两项大奖的《聚焦》(Spotlight)是Open Road最有名的作品,也使得它家成为了史上成立时间最短即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殊荣的电影公司。

Open Raod算是一家发行为主、制作为辅的电影公司,每年发行的作品在六到七部左右,制作电影的节奏一般为一年一部。

除了《聚焦》之外,《夜行者》(Nightcrawler,2015年奥斯卡最佳原创剧奖提名)、《抢劫坚果店》(TheNutJob,2014)、《落魄大厨》(Chef,2014)、《警戒结束》(EndofWatch,2012)和《人狼大战》(TheGrey,2011)都是Open Road Films最近几年出品的项目。

从这些项目中,我们就可以看出纵有奥斯卡奖头衔,Open Road出品的都是一些独立小成本电影,这一类电影的商业风险其实往往非常之高——即使能够得奖,也有可能在投入产出上入不敷出。

Open Road最近两年以来的影片票房都不算成功。

去年秋天发行的《Home Again》只有2700万美元北美票房,另外一部用新的品牌名字Global Road发行的影片《Midnight Sun》只有区区960万。今年夏天发行的《Midnight Sun》也只拿到了可怜的1780万美元的票房——从投资回报的角度来看,几乎都是失败的影片。

Global Road今年夏天还发行了老牌影后朱迪.福斯特的《Hotel Artemis》,而且为了影片单在北美一地就花费了几百万美元的发行费,而且发行买断的费用也花了400万美元,但是结果影片的北美票房只有可怜的670万美元,可谓是巨亏。

接连不断的亏损恐怕已经将CEO弗里德曼和他的团队逼入了窘境,他们已经暗示了各路买家Open Road接下来发行的影片可以转手给他人,包括十二月七日要上映的《The Silence》。

其实,正本清源,当初依靠中资建立起来的TMP或许本来就不应该收购Open Road。自 2011 年成立到2016年,Open Road 已经给原有的股东AMC和Regal造成了近5000万美元的损失。AMC和Regal也都在年度报表中表示过“不会进一步投资 Open Road”。

AMC 和 Regal 最初对 Open Road 的设想是希望填补六大发行公司发行档期之间的空白。六大一般习惯只盯着暑假和年末假期档,这让 AMC 和 Regal 看到了Open Road的机会。《好莱坞报道者》曾经评论说,电影公司成立的时候刚好赶上六大意识到在夏季和年末之外的商机而着手全年的发行,这使得像 Open Road 这样的小公司面临更激烈的竞争。

对于 Open Road 这样一家体量不大的公司而言,电影行业确实存在着很高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几部影片的扑街很容易拖垮这样的公司。好莱坞充斥着独立电影公司被收购的命运:迪士尼收购米拉麦克斯、华纳兄弟收购新线影业、环球收购梦工厂动画……

可是面对如此的高风险和不确定性,TMP却在当年令人大跌眼镜的高价出手,接手了这一颗在今年夏天终于引爆的“暗雷”。

TMP收购Open Road发生在2017年8月,当时的TMP刚在两个月前完成了一轮私募融资,得到了包括创始股东腾讯在内的众多中外战略股东的支持,因此很快掏出了外媒透露的2880万美元的收购金,从AMC与Regal处获得了一部分股权,而且这次收购似乎只是TMP计划的5亿美金收购案中的一部分。

当时的Open Road其实已经因为票房不利陷入了过一次财政危机,但是TMP的合伙人唐伟却依旧对外信誓旦旦地宣称:“Open Road是好莱坞最出色的电影发行公司之一,它具备完善的院线及非院线发行网络,发行过众多叫好又叫座的影片。拥有Open Road后,TMP可以吸引更多有才华的电影人和我们的制作团队一起创作优质的电影内容,并将它们带给全世界的观众。”

现在看来,依靠中资获取钱弹然后大举收购美国颇有名气但是风险很高的影视公司注定不是一条走得通的道路,距离收购Open Road并改名Global Road后的一年,未曾想这家公司已经被迫申请破产——TMP背后的众多中国资方不知道此时心中是怎样的滋味?

 

中资大举进入:是真的不懂,还是明知故犯?

 

腾讯,华人文化,光大,红杉资本,说起哪一个应该都是在TMT乃至泛娱乐领域久经沙场的老牌公司。

TMP创立之时,最初的出资方除了唐伟本人,还包括腾讯和红杉的沈南鹏,这三方在之后每轮融资中都进行了跟投。TMP中的Tang, 其实就是唐本人的姓氏,所以在这一场资本局中——就是唐伟一人作为核心,带着几家中国最大的资本机构一起起舞。

就在投资到位后的2016年,TMP马上开始一轮又一轮疯狂的收购行为:2016年6月,TMP收购了好莱坞电影制作及国际发行公司——IM Global;2016年底,TMP与总部位于上海的歆霖影业达成独家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17年8月,TMP又收购了Open Road; 到了今年年初,TMP再次收购了专业从事原创IP开发业务的好莱坞初创公司Chaotic Good Studios。

几家大型中资给到唐伟的钱愣是没有丝毫的停歇和浪费,而且根据TMP首席执行官、中国区负责人康捷对外界的回应,包括腾讯,光大在内给到TMP的具体资金是“源源不断”的。

今年4月9日,在TMP第一次对外亮相的发布会上,光大控股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陈爽、光大控股首席投资官潘颖、光大控股董事总经理艾渝、红杉资本沈南鹏,以及腾讯副总裁、腾讯影业CEO 程武、腾讯副总裁、企鹅影视CEO孙忠怀悉数到场——从中可以看出,TMP这家多方资本携手催生而出的产物,背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腾讯和华人文化投资的好莱坞电影公司,为什么会面临破产?

促成TMP大手笔融资的主要推手是红杉资本的沈南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沈南鹏曾表示:“我认识唐伟先生已经有20多年了,以前还去过贝尔斯登公司面试。非常高兴看到Donald(唐伟英文名)从投行界全球最资深位置上的一位华人,华丽转身到娱乐界,成为一个重要的弄潮儿。”

其实唐伟曾在沈南鹏所说的贝尔斯登公司担任全球副董事长及国际公司董事长兼总裁、亚洲公司董事长兼CEO。

据笔者查询的历史信息,唐伟在2012年万达集团从Apollo Global Management手中以26亿美元收购AMC娱乐时,曾经为AMC提供咨询服务;在华谊兄弟投资STX娱乐公司(STX Entertainment)的片单时,也曾提供帮助。

也就是说,唐伟一直在中国资本和美国资产之间扮演着一个“中间商”或者“掮客”的角色,在成功地中介牵线了一些业务之后,在2015年开始自己操盘干起了电影。

历史资料显示,唐伟出生于上海的一个书香门第,父母都是大学教授。1982年,十八岁的他,拿着手里仅有的二十美元追随他的女朋友(现为妻子)来到加州。他用餐馆打工赚到的学费在波莫纳加州州立理工大学研读了电子工程专业。

1992年,贝尔斯登公司的的凯恩聘请了唐伟并很快让他接手管理位于香港的贝尔斯登亚洲分公司。九十年代末的亚洲金融危机迫使贝尔斯登将其在中国的业务缩减,也让唐伟回到了美国。然而他仍继续通过他在亚洲的经验和资源促成了许多生意,其中包括2005年米塔尔钢铁公司(Mittal Steel Co.)对湖南华菱钢铁集团(Hunan Valin Iron & Steel)37%股权的收购。唐伟在2008年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收购贝尔斯登不久后便离开了公司。

从以上经历我们就可以发现,唐伟的背景主要是在中资并购上,而且很多都是在早期扮演中间人的角色,因此对于电影行业并没有多少的涉猎,一方面是因为帮助万达收购AMC而跃上舞台,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在早期的职业生涯中和沈南鹏这样的未来大佬建立了联系。

腾讯和华人文化投资的好莱坞电影公司,为什么会面临破产?

在美国Variety对TMP的报道中,提及了一些原Open Road员工对唐伟的评价:“他说话的时候都是模棱两可,没有实际的意思,而且可以看出他对于电影行业缺乏基本的认识。”

美国媒体还指出,“明摆着在好莱坞独立制片是一个竞争激烈充斥着风险的行业,可是TMP却盯着风险大举进入,这样的野心背后恐怕是无知的乐观和一味的跟风。”

问题在于,就算唐伟不知道这些情况,难道华人文化,腾讯这样的行业大佬也不知道电影在好莱坞的生态吗?早在当初TMP收购Open Road的时候,IM Global当时的总裁Stuart Ford曾经对此表示强烈反对,但是最后却被扫地出门。

恐怕在这一场Open Road一年之内转瞬破产的灾祸背后,充斥的是看不见的资本运作,可能就算是所有TMP收购的企业都破产了,也一样有人可以全身而退。

上个星期Open Road出品的家庭喜剧 《A.X.L.》只获得了300万美元的北美票房,而9月上映的约翰尼.德普的新片《City of Lies》也被临时撤档——破产只怕真是一个水到渠成的必然结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影视产业观察©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61885.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原创文章,作者:影视产业观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engqueling.com/%e8%85%be%e8%ae%af%e5%92%8c%e5%8d%8e%e4%ba%ba%e6%96%87%e5%8c%96%e6%8a%95%e8%b5%84%e7%9a%84%e5%a5%bd%e8%8e%b1%e5%9d%9e%e7%94%b5%e5%bd%b1%e5%85%ac%e5%8f%b8%ef%bc%8c%e4%b8%ba%e4%bb%80%e4%b9%88%e4%bc%9a/

联系我们

1560239506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den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