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金融

苏宁易购生存至上

活下去,是苏宁易购当前最重要的命题。

在张近东的治下,公司从2014年起,持续扣非净利润亏损,但通过腾挪资产,得以始终维持上市地位。

在新规则之下,过去那一套不灵了。因最近三个会计年度,扣非前后净利润孰低者均为负值,且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公司于5月6日开盘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变成“ST易购”,当天,公司股价一字跌停。

黄明端执掌苏宁易购,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公司的盈利问题。

01、能减的都减

已经过去的2021年,苏宁易购(002024.SZ)亏出了天际。

全年,公司录得营收1389亿元,同比下降44.94%,扣非前后分别亏损432.6亿元和446.7亿元,超出公司总市值一倍有余。

当然,公司业务本身亏不了那么多钱,那么,巨额亏损从何而来?在外部环境以及公司自身运营情况的共同作用之下,出现了大额资产减值。

2018年,苏宁易购全资子公司苏宁商管,与恒大地产共同出资200亿元,成立深圳恒宁,苏宁易购间接持股49%。

当时,苏宁正在推进线上线下融合的智慧零售模式,并执行“一大、两小、多专”的店面业态组合。

“一大”所指的苏宁易购广场,因为单店规模大、投入高,存在优质物业获取难,以及规划建设专业程度高等问题,与恒大成立合资公司,正好可以发挥各自优势取长补短。

在2021年末,深圳恒宁存在大额某公司应收账款,该公司已出现重大财务困难,存在明显的资产减值迹象,账面计提坏账准备209.90亿元,按照出资比例,苏宁易购调整当期损益102.85亿元,计入公司归母净利润损失。

上海星图金服由苏宁金服更名而来,2019年9月,苏宁金服完成百亿元C轮融资,投前估值高达460亿元,苏宁易购对此持股被动稀释至41.15%,不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2021年,星图金服巨亏98.27亿元,苏宁易购确认当期投资损失40.44亿元,对归母净利润影响30.33亿元。

公司与苏宁小店、苏宁置业集团以及其他客户之间的交易,信用风险显著增加,计提信用减值损失29.60亿元,对2021年归母净利润影响22.56亿元。

去年,受内外因素影响,公司零售、物流等分部业绩均不达预期,公司计提减值准备32.51亿元,影响归母净利润24.48亿元。

公司在收购天天快递以及家乐福中国业务中,产生了巨额商誉。天天快递持续亏损,公司停止其物流板块的运营,就其相关商标域名及商誉全额计提减值准备21.11亿元;家乐福中国收入增长不达预期,产生长期资产减值准备15.15亿元。

公司表示,2021年,受计提减值、投资损失等因素影响,合计减少归母净利润347.02亿元。剔除上述因素,全年归母净利润亏损85.63亿元。

02、能关的都关

1984年,张近东从南京师范大学毕业,经分配进入鼓楼区工业总公司工作。

在这前后,万科、联想、海尔等一批,如今仍在中国驰骋的企业相继诞生。在北京,大量科技人员下海,齐聚中关村,场面蔚为壮观。

远在南京的张近东,也很快嗅到了民营经济的强大气息。

这是一个商品尚且缺乏的年代。

1990年,张近东砸掉铁饭碗,以10万元启动资金,在南京海宁路盘下一个200㎡店面,挂上苏宁交家电的招牌,专门卖空调。

广东潮汕人黄光裕,初中肄业即随兄北上谋生。1987年,北京前门珠市口东大街“国美电器”挂牌营业。

在全国化扩张的过程中,苏宁和国美疯狂开店,不断收购区域家电经销商,互成中国家电零售领域最大的竞争对手。

2004年,两家公司相继在港股和A股上市,有了资本作为强大的后盾,竞争更加进入白热化。

而此时,北京中关村,刘强东已通过售卖刻录机和光碟完成了自身原始积累,从线下转战线上,以另一种方式,打响了与两个家电零售老大哥的战争。

其实,很早之前,张近东就已关注到了电子商务,只是当时基础设施不完善,网购习惯很难养成。

直到2010年,苏宁易购上线试运行,拉开了苏宁向互联网转型的大幕。

电商,是中国互联网最早烧钱的领域,苏宁加入这场战争,意味着好日子到头了。公司的业绩巅峰,永远停留在了2011年。

从2014年起,公司开启了长达8年的扣非净利润亏损。在这些战火纷飞年月里,公司通过出售资产,实现账面盈利,避免了退市风险。

按照常理,主营业务疲软,公司应首先解决这一问题,但苏宁易购在投资路上一路狂奔,试图以空间换时间。仅在2016年-2019年,就先后投资努比亚手机、苏宁消费金融、天天快递、辣妈帮、家乐福中国等多个重大项目,消耗巨额资金。最终的结果是,不仅各方的协同效应未能达成,所投项目又将公司拖进更深的黑洞。

2021年,公司提出聚焦家电3C核心业务,关闭调整天天快递小件业务、红孩子线下店以及部分亏损的家电3C门店。截至年末,公司拥有线下门店渠道11281家,其中自营门店2103家,零售云加盟店9178家。

03、正在好转?

2021年,是苏宁易购最难过的一年,公司资金短缺,供应商货款无法按时支付,导致其平台上经常出现商品短缺。二季度,公司商品库存规模降至历史低谷,经营基本停滞,被网友戏称为“无货宁”。

危急之下,公司紧急出售所持易居企业控股以及申万宏源等公司股票,张近东家族亦通过股权出质等手段,以解燃眉之急。

不过,在数百亿的资金窟窿面前,几十亿丢进去,只是杯水车薪。

去年2月,公司就对外释放消息,实控人张近东拟转让上市公司股权,引入深圳国资救急。但是,该自救行动,在长达数月的时间里,没有实质性进展。

此时,江苏国资出手相救,以明股实债的形式,向苏宁输送32亿资金。

洒水式的输血,已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苏宁易购存在的问题。7月,公司宣布,实控人与深圳国资之间的交易终止,由江苏国资牵头,阿里巴巴、海尔、美的、TCL、小米等产业资本参与的新新零售基金二期,以5.59元/股、88.25亿元总价,从张近东等股东手中,拿下苏宁易购16.96%,公司变成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与此同时,苏宁易购董事会改组,张近东辞去董事长职务,将其子张康阳推入董事会,自己仅挂名名誉董事长。公司权杖交予贴着阿里系标签的黄明端。

在2021年年报中,苏宁易购表示,三季度以来,公司通过银企合作模式,逐步解决流动性问题,从收入提升、费用压降、资产盘活、供应链恢复等几个关键方面齐头并进。当年11月,公司实现月度EBITDA 0.8 亿元,单月转正、且12月份持续为正。

今年一季度,公司录得营业收入193.7亿元、归母净利润-10.29亿元,同比仍大幅下降。即便这样,公司仍不忘向外界释放利好:当季EBITDA 2.6亿元,实现季度转正,且家电3C核心业务实现单月盈利。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原创文章,作者:曾确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engqueling.com/%e8%8b%8f%e5%ae%81%e6%98%93%e8%b4%ad%e7%94%9f%e5%ad%98%e8%87%b3%e4%b8%8a/

联系我们

1560239506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den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