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金融

马斯克有个「大总管」

马斯克之所以能够成功收购推特,离不开一个神秘的得力助手——贾里德·伯查尔(Jared Birchall)。5月7日,彭博社发布了关于伯查尔的一篇报道,揭秘了他是如何帮助马斯克完成特斯拉和推特私有化、打理财富并解决难题的。

据彭博社报道,在此次收购中,伯查尔积极说服了几家银行进行融资,使马斯克不必被迫出售特斯拉股票,也免于纳税。此外,他平时还要随时处理马斯克突然冒出的决定,比如把所有房子卖掉、雇佣保姆和保安,甚至打探对手的丑闻等。过去六年,伯查尔一直在帮马斯克解决类似的烦恼。

和马斯克的高调张扬不同,没有太多人知道伯查尔,他的推特上从未发过任何内容,只关注了老板马斯克和SpaceX在内的几家公司,前同学和前同事们只听过这个人的名字。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拉斐尔·阿米特(Raphael Amit)曾说:“一旦你任命一个人管理家族办公室,就意味着你信任他。”事实也是如此,马斯克的公司Neuralink、家族办公室Excession,乃至个人事务都有伯查尔帮忙打理的身影,“马斯克这么做是想让他拥有最大的控制权。”

但是,为马斯克打理这么多差事并不容易。家族办公室招聘公司Agreus Group联合创始人塔亚布·穆罕默德(Tayyab Mohamed)表示,这份工作个人和职业之间的边界经常混淆,如果与雇主之间没有默契和相似的价值观,是不会做得长久的。“我绝对相信他和马斯克有着惊人的默契。”

A

彭博社报道指出,伯查尔比马斯克小3岁。1999年从杨百翰大学(Brigham Young University)毕业后,他加入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担任金融分析师。第二年转到美林公司(Merrill Lynch)担任财富经理,一干就是十年。

2010年,伯查尔被美林公司解雇。据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的文件显示,他被解雇的原因是“未经管理层批准就向客户发送信函”、“行为导致管理层失去信心”等。

一个月不到,伯查尔又加入了摩根士丹利担任高级副总裁。一位熟悉他的人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伯查尔尤其擅长管理富豪的财富。也就是在那段时间,布查尔认识了马斯克,并帮他提了很多有用的建议。

2016年,马斯克打了一通电话,向伯查尔抛去橄榄枝。后来伯查尔协助他建立了单一家族办公室Excession,名字取自马斯克很喜欢的一部科幻小说《Excession》,有人曾在爱达荷州太阳谷峰会上看他拿着这书。

家族办公室很常见。塔穆罕默德说:“有些非常著名的家族办公室有超过100人在为它们工作。”通常有研究人员、管理团队和投资委员会,此外还有一组处理日常任务的人员,如雇用保安或保姆以及安排旅行。

比尔·盖茨的投资公司Cascade Investment在不同的团队中就雇佣了数十人来管理风险投资、房地产和选股,对做空特斯拉股票的5亿美元也来自于此。

不过,马斯克的家族办公室规模要小得多。据马斯克在洛杉矶联邦法院的一场审判中称,2019年时,Excession“基本上只有两个人”,这对马斯克这样的巨富来说并不常见。

随着马斯克的财富从区区数十亿膨胀到数百亿乃至数千亿,伯查尔扮演的角色也变得越来越复杂。除了Excession和马斯克基金会,伯查尔还打理着马斯克的许多个人事务。

马斯克有个「大总管」

若马斯克心血来潮,决定卖掉所有房子,或者突然决定收购一家社交媒体公司,伯查尔都需要迅速出面张罗——安排飞机、出售房屋、联系银行家、雇佣保姆和保安。他还代表马斯克的基金会与一些非营利组织联络,比如承诺为XPrize提供1亿美元用来开展除碳项目、向新冠肺炎的两名研究人员提供250万美元。

获得研究经费的两名研究员之一丹·巴鲁赫形容伯查尔是“非常好”的人,尽管他不确定他到底为马斯克做了什么。

B

除了操持琐事,伯查尔在一些关键时刻更是为马斯克提供了重要帮助。

2018年夏天,马斯克派了团队用新研发的迷你潜水艇前往泰国参与一场救援,这个潜艇被救援专家弗农·昂斯沃斯(Vernon Unsworth)评价“不会有任何帮助”,这让马斯克恼羞成怒,在推特上称昂斯沃斯是“pedo guy”,对方一气之下状告马斯克诽谤,索赔1.9亿美元。

这时候,伯查尔上场了,他以化名James Brickhouse雇佣了一名私家侦探,悬赏1万美元寻找昂斯沃斯是恋童癖的证据。不过后来,那名私家侦探被证实是个有前科的骗子。

马斯克声称他只是说了一句骂人的俚语,他的律师亚历克斯·斯皮罗(Alex Spiro)也发布声明,称昂斯沃斯:“只不过是抓住机会追名逐利。”伯查尔还出面承担了公关的角色,否认那骗子向马斯克提供了错误信息。在伯查尔和律师的强力配合下,马斯克最终胜诉。

据彭博社报道,伯查尔在证词中承认,他以前还曾用Brickhouse这个化名做了别的事情,比如计划马斯克的旅行和购买一个域名——justballs.com。他说,他有一种“保护马斯克的本能”。

伯查尔和马斯克一样拥护言论自由。查尔斯·约翰逊(Charles Johnson)在推特上曾因干涉“黑人的命也是命”活动被禁言。去年12月,伯查尔给约翰逊发邮件称,他强烈反对审查,“这太疯狂了。” 

在2018年特斯拉私有化的调查中,数百条短信和电话里,伯查尔也只出现过一次。那次,他建议马斯克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合作,短信写道:“他们是迄今为止我们能找的最好的资源,每次我们向他们施压,要求他们降低费率,他们都答应了”。随后,在摩根士丹利的帮助下,马斯克通过加州的五处房产顺利得到了6100万美元的抵押贷款。

今年4月开始的推特收购案中,伯查尔同样发挥了重要作用。马斯克宣布新筹到70亿美元的融资,这笔资金来自甲骨文公司(Oracle Corp .)的亿万富翁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和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cryptocurrency exchange)。而据币安的内部人士透露,伯查尔是融资的联系人之一,主要负责视频聊天,确保交易成功进行。

一位知情人士接受彭博社采访时称,尽管他缺乏组织数十亿美元收购的经验,但在他的前雇主摩根士丹利的协助下,伯查尔顺利说服了几家银行,这些资金是交易成功的关键,并形容他是一个严肃但好相处的人。

近日,据《凤凰网财经》报道,随着马斯克收购推特的局势逐渐明朗,约翰逊给伯查尔发了短信,“我什么时候能拿回我的账号?”后者回答:“希望很快”。

C

在伯查尔为马斯克服务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像军师一样在背后为其谋划。

马斯克拥有超9000万推特粉丝,至于伯查尔,存在感则低得多。杨百翰大学的前同学说他们记不起他了,美林的前同事也记不起来了。在老板马斯克偏爱的推特上,他只关注了40个账号,但没有发过任何内容。而在脸书,他相对活跃了一些,会发布他五个孩子的照片、参加基督教会的视频。

马斯克有个「大总管」

一位了解伯查尔的人向彭博社形容,“他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只是印象更深的是,“他是一个反复无常、经常引发争议的亿万富翁的经纪人”。而彭博社接触的四位采访对象对他共同的一个评价是“Nice”,但即使是那些与他有过互动的人也没有留下太多印象,因为他很少说话。

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富豪工作,回报相当丰厚。摩根士丹利一份报告显示,一个大型家族办公室的负责人,年收入大约在100万至300万美元之间。根据职责的不同,一些人的薪酬可能会高得多。

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目前,马斯克的身价约为 2500 亿美元,主要由他在特斯拉16 %的股份构成。伯查尔自己可能也积累了相当多的财富,尽管远没有他老板那么高。2020年,伯查尔在奥斯汀买了一套225万美元的房子,这套五居室的房子装饰华丽,还附带一个游泳池和网球场。

如今,伯查尔已经和马斯克的公司高度绑定,他把家搬到了与Excession、马斯克基金会等几个公司同在的德克萨斯州,在Neuralink担任董事和CEO,在其他公司也都顶着董事、经理、首席财务官之类的头衔。

但一位知情人士说,伯查尔在这些公司中不一定拥有真正的执行权力,他的名字很可能只是为了法律上的便利而添的。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伯查尔很少去Neuralink的办公室,也不参与日常工作。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字母榜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原创文章,作者:曾确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engqueling.com/%e9%a9%ac%e6%96%af%e5%85%8b%e6%9c%89%e4%b8%aa%e3%80%8c%e5%a4%a7%e6%80%bb%e7%ae%a1%e3%80%8d/

联系我们

1560239506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den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