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金融

00后斜杠青年:我用游戏赚到了学费

游戏是爱好、娱乐,也是工作、理想

对许多70后、80后甚至90后来说,或许直到看见电竞成为2022年杭州亚运会竞赛项目,才对游戏印象开始改观。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很多人将游戏与娱乐,甚至不务正业划等号。但在以00后为代表的这届年轻人眼中,游戏早已成为一个成熟产业,它可以是爱好、娱乐,也可以是副业、工作甚至理想。

《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965.13亿元,同比增长6.4%,国内游戏用户规模达到6.66亿。在即将于今年9月召开的杭州亚运会上,电子竞技首次作为正式比赛项目,成绩将计入国家奖牌榜。

“我希望通过游戏的形式,让更多人学习并传播传统文化。”00后的陈泽林,眼下还在上大学,但对游戏,他已有自己的观察与想法。

在新一代年轻人中,像陈泽林这样的不在少数。近日,时代周报采访了包括陈泽林在内的3名年轻“游戏人”,他们思维开放、敢想敢做,希望挖掘游戏在娱乐之外的更多属性。

01、用游戏做古城“元宇宙”

陈泽林自小喜爱艺术,但进入大学,他没能选择艺术相关的专业。

一年前,刚读大一的陈泽林在学习之余,开始将更多精力投向爱好,逐渐走出一条“以游戏创作还原传统建筑”的路径。

“我跟同学聊天,发现很多人对我家乡潮州的认知仅限于食物,而不知道历史背景。这是一个导火索,我开始用游戏《我的世界》建造潮州古城。”陈泽林说。在游戏中建造的潮州古城被做成视频,由广东共青团B站账号发布。

在B站上,该视频播放量达到8.7万,而这仅是开始。此后,陈泽林加入一个名为新式创筑的团队,并成为该团队的负责人。把古城做成系列后,团队接到越来越多来自博物馆、地方文旅局、企业等的合作订单,不少机构希望古建筑以视频等形式呈现。

与泉州文旅局合作的古城项目,陈泽林印象深刻,该项目的视频成品全网播放量达到600万。

“一大困难在于,泉州位于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一些建筑结构在后期增加,前后不一致。虽然合作方提供了建筑资料,但项目还是由5、6个人一起做了1个多月,团队成员去古城考察近20次,有时去一趟只能完成1个部位搭建。”陈泽林说,接下如此规模的项目难度很大,他和团队成员联系了很多研究机构,拜访了建筑、文史、园林专家,争取呈现建筑的日常功能和文化内涵,在画面中表现精气神。

看似简单的游戏创作,实际操作中却颇耗精力。在家乡潮州古城的项目中,陈泽林利用课余时间学习传统建筑知识并创作,经常熬夜到凌晨两三点,仅开元寺大雄宝殿,他便前后共做了7个版本。

如今,该项目也接到商业合作,陈泽林计划在镇海楼、潮州府衙等复原建筑之外,呈现古代潮州城全貌,或将在今年暑假以VR形式体现。

创业过程中,陈泽林也与家乡产生了更深的连结。“拜访潮州一位图书馆馆长时,馆长很激动,他期待年轻人能把传统文化传承下去。”陈泽林回忆。来自专家、观众等的肯定,让他更加肯定所做之事的价值。此后,他和团队进一步扩展了魅力佛山、八路军西安办事处旧址、揭阳古城等项目,呈现形式包括全景体验视频。

目前,来自各方的合作收益,已能支付团队几名固定成员的工资,陈泽林也能承担自己的生活费和学费。但还在上学的陈泽林坦言并不着急成立公司。“我们的初衷是带领更多人学习并传播传统文化,起到引导作用。”

陈泽林说,团队在几个固定成员外,更多外部成员通过线上协作的方式参与3D古建筑复原,目前外部成员包含机械工程、播音等不同专业大学生,已有数十名,其中00后居多。最年轻的一名创作者是福州人,还在上初中一年级,已经用《我的世界》做出很多福州当地古建筑。

02、游戏是爱好也是工作

有人通过游戏实现理想,也有人把游戏玩成工作。

从小就喜欢游戏的李桦是名准00后,今年大学毕业后,他进入到一家游戏厂商开发游戏。

“游戏是成熟商品,业内大厂有强大的现金流。能赚钱,意味着职业发展前景比较好。”李桦表示,这是自己选择入行的主要原因,为此他拒绝了专业更对口且薪资不错的offer。

令李桦没想到的是,随后互联网公司普遍开始业务调整,裁员消息层出不穷,游戏业还经历了未成年人保护加严、精品化趋势加快等变化。

“应届生能力相对较弱,我完全不敢躺平,生怕绩效低,被列入裁员名单。”李桦明白,不论是游戏还是其他互联网产品,优胜劣汰都在加快。要赶上游戏精品化潮流,应届生需要跑得更快。

近几个星期,李桦下班后频繁加班、学习,不断翻阅公司内部学习资料。“打码”打得更快,对游戏引擎了解更深,但这还远远不够。近1年来,实际工作颠覆了李桦的认知,在理想和现实之间,他还在修炼。

作为打了近20年游戏的资深玩家,李桦想象中的游戏开发是团队往同个目标进发,做一款有趣的作品。“比如有沉浸感、厚重感或故事精彩,总之可称得上是文化作品。”

但实际上,大厂分工相当细化,整个生产链条由策划、程序、测试、美术、产品等职能组成,员工极度功能化,团队能把控游戏方向的人少之又少,方向又经常修改。

“有时我觉得方向不错,工作很有热情。过段时间发现方向改了,工作起来索然无味。”李桦说。“游戏是商品,不是艺术品”“吃饭(赚钱)是吃饭(赚钱),玩游戏是玩游戏”是近一年来李桦最深的感悟。

尽管如此,李桦依然不希望只做一颗没有想法的螺丝钉,也不愿为了赚钱做“换皮游戏”。要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找到平衡,唯一的方法就是“卷”赢别人,成为行业里能挑项目的强人。

“越来越多招聘会写明游戏内容,招既有热情又有能力的员工。我先在大厂磨练,以后也想去这样的项目组。”李桦说,现在,他正有意识接触业内优秀的游戏,以内行人的视角分析故事走向和技术实现,默默修炼。

03、把游戏当副业

与李桦一样,同样是准00后的王归胜也将游戏视作一个成熟产业,并从中赚取利润。13岁开始,王归胜便玩《地下城与勇士》(下称“DNF”),现在,这款游戏已成为他的副业。

通常,王归胜会在每天结束全职工作后开始这项副业,方式是参与游戏日常活动等获取游戏币,再通过交易平台卖出去获利。

“每天获取游戏币的数量比较随机,要看运气,折算下来1天打8小时,1个月能赚近2000元(人民币)。”王归胜说,这笔钱虽不多,但也能补贴自己部分日常开销。

根据王归胜的经验,想通过玩游戏赚钱,需要有前期投入。以DNF为例,每个游戏角色参与活动的机会有限,玩家拥有游戏角色越多,参与活动机会越多,能赚取的游戏币也就越多。为此,王归胜在游戏中充值5000元,收入扣去支出,如今他已净赚约2万元。

将打游戏变成副业,王归胜是从大学时开始,至今他依然清楚记得,自己第一次出售游戏币,赚到400元,这相当于他当时1周的生活费。自此,他便不定期出售游戏币。工作之后,王归胜需要负担自己的日常开销,于是他更认真对待打游戏卖币这件事。

最近,王归胜还在他人的推荐下开始玩《梦幻西游》,他听说有玩家靠这款游戏实现月入2万元。

与王归胜相似,不少年轻人都将打游戏当作副业。他所在的DNF交易群,人数近1500人。

在王归胜看来,基于国内数量庞大的游戏玩家,游戏币等商品交易市场能保持相当活跃度。据市场研究机构Niko Partners预测,2022年,中国的游戏玩家总数将超7.68亿人,游戏带来的总营收将达420亿美元。

(应受访者要求,李桦、王归胜均为化名)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原创文章,作者:曾确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engqueling.com/00%e5%90%8e%e6%96%9c%e6%9d%a0%e9%9d%92%e5%b9%b4%ef%bc%9a%e6%88%91%e7%94%a8%e6%b8%b8%e6%88%8f%e8%b5%9a%e5%88%b0%e4%ba%86%e5%ad%a6%e8%b4%b9/

联系我们

1560239506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den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